当阳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阴影之主 第065章 维加斯之力

发布时间:2019-09-13 20:25:30 编辑:笔名

阴影之主 第065章 维加斯之力

“凯瑟琳女伯爵追杀教会魔女,席尔瓦伯爵和弗里曼大人联手围剿黑鹰局,郡内形势已经趋于稳定。只要我们将这伙叛逆除掉,鹿港终于可以安稳一段时日了。”

“大人不要忘了那维加。雷诺曾说,这人不仅已经将山岚秘术练到了极限,更疑似拥有着特殊血脉,这人若不尽早铲除,日后必会生出大乱。”

警备军长蛇前进,老沃伦和马修各骑战马在旁压阵。

“联合城邦太远,我们的手还够不到,就看那对贱人能不能把他引回来了。”老沃伦鹫目微缩,面色阴沉。

“若不成,等郡中真正平稳,是不是我亲自去一趟那边?”马修眼中露出一点探询,他比老沃伦稍小一些,但和银霜已经很多的老沃伦不一样,他的满头棕发一丝白色都没有。

“也只有如此了。不过……”老沃伦缓缓点头,眼中异光又一闪,深深地看了下马修,淡淡说道,“不过,你可不要又像当年那样手软了。”

秘银阶追杀连天赋都没有的骑士阶,居然还能失手,这事情也就外人信信

,知道马修跟拉曼男爵有些交情的老沃伦,可从来没有信过。

“我会连那个小崽子一起收拾了!”马修目光微缩,眼中露出一点寒光。

昔年的一次留情,却在今时导致大女儿一家俱亡,他不会再有任何留情了,无论是拉曼,还是加斯。

老沃伦微微垂眼。

便在这时,马修耳朵忽地一动,带着一点异色,他的目光一下回转,看向了来路。

异常的举动,老沃伦也随即跟着看了过去。

没多点时间,重马疾奔的马蹄声传来了,紧接着又出现了两个黑点。

凝目细看,两人神色俱都一变。

“子爵,统领,速回鹿港!鹿港惊变!”

……

“相比于岩石体的防御,新天赋已经跨入了一个全新的层次。如果说岩石体是低阶天赋,这新天赋的防御力,至少也要是中阶。”

鹿港大乱,城门紧急关闭,但在赛德巨锤的威胁之下,又立即就打了开来。

以两架马车为首,好一些逃犯急冲而出。

没和那些逃犯一起,两架马车一前一后疾驰而去。

重新回到车上,赛德终于有时间来仔细把握这新天赋了。

与以前相比,新天赋的防御力已经出现了质的变化,哪怕只是以初等血能来激发,也绝对是真正秘银阶的防御,甚至比一般的秘银阶还要更强大。

不清楚中阶天赋和高阶天赋会是什么情况,但赛德觉得,他这新天赋,即使只有防御效果,至少也应步入中阶的层次了,更别说,它还有力量的增幅!

虽然比不上变态的防御力,但力量的增幅也绝对不小。

能以一双拳头,短时间就生生轰杀雷诺,理智范围之内的嗜血狂暴,肯定做不到,至于理智范围之外……这个赛德就真没法去衡量了,理智范围之外,他只尝试过一次极限爆发,爆发期时,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

兼备变态防御和力量增幅,他这新天赋即使不是高阶天赋,至少也是相当不错的中阶天赋,并且……

“虚空源力的修炼速度还没缓慢,随着体魄的继续增强,这一天赋必然还会不断增强。”

“根基,根基,天赋就是骑士阶之前最大的根基!”

“想必那些精金阶,甚至那些大骑士阶,就是因为根基足够深厚,拥有了超强的天赋,进而才能够成就!”

赛德念头不断流转。随着力量的日渐提升,不需要别人提醒什么了,他已经能自己体会到某些东西。

将虚空源力修炼到无法再提升的极限,而后再凝聚斗气,真正晋级骑士,这已经根深蒂固地烙印在了他的灵魂之中。

“以此天赋,现在有没有跟马修一战的可能?”

赛德又开始权衡起自己此刻的实力。

激发天赋,防御力秘银阶自是不用说,攻击力却还不行,如果不继续叠加嗜血狂暴的话,恐怕未必比得上山谷之战时的那一白袍牧师。

但若叠加嗜血狂暴……

激发天赋,本就杀意难抑,再来嗜血狂暴,哪怕是轻微程度,都随时有失控的可能。

要么不失控,要失控就索性全面爆发!

如果真有什么时候,要与马修全面开战,以新天赋加嗜血狂暴的极限力量,有没有可能……

赛德权衡良久,还是摇了摇头。

秘银阶的身体太强大了,击退,甚至击伤,这或许有可能,但要真正轰杀马修,希望却相当渺茫。

反之,如果爆发太过,他的血能储备出现不足的话,恐怕就是马修反过来……

念到血能储备,赛德心中又一动,立即唤出了魔虫界面。

14单位的损耗!

激发新天赋,以及其后的维持,竟然足足消耗了他14单位的血能。

而如果要最强战力,再叠加极限爆发的话,那一次性恐怕至少要25单位左右!

“虽然被马修寻到的几率不大,不过总也要防备一下。接下来的几天,先将血能储备提升到50单位左右,并以此为警戒线,长期保持。”

“至于这一新天赋之名……”

赛德眼中流过一道沉吟,片刻后,又念头一定:“新天赋激发之后,身体构造如同魔虫,魔虫名作维加斯,那便叫它‘维加斯之力’好了!”

对新天赋的把握已经基本在心,应着赛德的意念,维加斯之力终于开始解除。

血色迅速退散,转眼,赛德身体便恢复了原状,随即,那一直笼罩着马车的凶煞气息,终也散去了。

呼!

马车中人几乎同时呼出了一口大气,这种被杀气压迫着的感觉,并不是什么好体验。

“这位大人,我是来自欧内斯特的商人杜勒姆,万分感谢您的救命之恩,请一定要告诉我您的名讳,我要立即写信回去,让家中尽快准备好能让您满意的报酬和谢礼。”杀气的压迫一去,在外面赶车的中年男子心中一舒的同时,第一时间奉上了一堆好话。

以马车中那人强大的力量,他可不认为这种强者,会平白无故地攻破监狱去救他们。

肯定是另有目的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如果这人目的已经达到,又嫌他们麻烦,随手抛弃,甚至灭口的话……

商人出生,逐利是天性,杜勒姆相信足够的报酬,会打消这万一的可能性的。

这人声音一起,马车中,伊迪丝和另外两人也连忙说话。

“按照我说的路线走就行了,多余的话等到了地方再说。你们会被关进重牢,那就也是沃伦家族的敌人,只要别给我生事,没人会故意为难你们。”

赛德淡淡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以老沃伦的狠毒,这些人被关进重牢,却没被杀掉,可见他们身上必定还有什么东西,是老沃伦想要,但还没得手的。

不管是机密也好,是别的也罢,总之留着这些人,至少不是坏事。

不过有这些人在眼前,赛德也没急着和伊迪丝相认。

两辆马车一路疾驰,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一辆经常变换方向的缘故,渐渐地,后一辆马车开始落后了,间距逐渐变大。

在又路过一个岔口时,第一辆马车往左行出好一段路,第二辆方才来到了路口,然后……方向突地一错,竟往相反的道路而去了。

血栓会有哪些症状
小孩口臭
冠心病吃什么
小孩子高烧反复发作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