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晓荷心愿不朽忠魂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56:45 编辑:笔名

巍巍广志山,像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横亘在滔滔的浊漳河畔。  突然,在距广志山八路军后方总医院约十多华里的平头方向传来激烈的枪炮声。从密集的枪炮声中,警卫连连长魏长奇初步判断,来到广志山脚下的日寇不在少数。  “哒哒哒。”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八路紧紧伏在马背上,朝广志山后方总医院飞奔而来,人未及下马,便急促地用微弱的口气说道:“快,敌,敌人已到平头,与我团一部交,交上了火,团首长命,命令,要你们尽快撤,撤走医院和所,所有伤兵员,全,全力保护医院和伤,伤兵员的安全。”  说罢,人便一头裁下马来。  魏长奇上前一看,大惊失色,小传令兵身中数弹,左脑上部一块弹片深深地嵌入脑骨,血流满面,衣服尽被鲜血浸透。  “快,卫生员!”  一位二十多岁的八路军女卫生员急忙奔到小八路面前,蹲下身来仔细察看他的伤情。看过后,卫生员小杨摇摇头哭着对魏长奇说:“连长,人,不行了。”  “全体集合,听我命令。”  很快,一百多人紧急集结完毕。  “同志们,日寇这次大扫荡,对我广志山后方医院是志在必得,驻黄崖洞兵工厂八路军特务团奉总部命令,连夜挥师广志山下,在上遥至平头一线阻击来犯之敌,经过两昼夜奋战,多次击退日寇的疯狂进攻,但敌众我寡,力量悬殊,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把数百伤兵员尽快撤到后山上。一排长。”  “到!”虎背熊腰、威风凛凛的一排长健步出列。  “你排负责组织担架队,和老乡们一道,将伤兵员运送走。”  “是。”一排长行了个军礼,转身离去。  “三排长,你排主要负责担任护送警戒任务,绝不能让伤兵员出一点差错。”  “是!”应答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白面无须,英俊挺拔。  “二排长。”待安排完撤退和护卫两件事后,魏长奇用手指着山口小路说:“你和我留下阻击敌人,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决不能让日寇迈进总医院一步。”  “与日寇血战到底,誓与总医院共存亡!”三十一名八路军指战员和十一位协助守山的当地民兵齐声回答,铿锵的宣誓声响彻云霄,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好,同志们,准备好弹药,进入阵地。”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反扫荡,担任保卫八路军后方总医院的特务团一营三连减员甚巨,虽然及时补充了几十名当地民兵武装,但这些民兵缺乏系统训练,战斗力比较弱。为了做好防御工作,战士们在山口地带环绕总医院修筑了一条长达五百余米的战壕。从广志山下到总医院,共有三道布防。一道在山脚。已被日军围困。一道在五华里外的半山腰娲皇宫庙前。最后一道防线就是魏连长他们所在的总医院门前的这条战壕。这里三面环山,高峰壁立,只东面有一条进山小路。防御工事居高临下,宜守难攻,只要魏连长他们把好山口要道,即使敌人打到这里,一时半暂也很难突破眼前这道坚固防线。由于已入深秋时节,夜间寒气逼人,八路军战士穿着比较单薄,可又不敢生火取暖,只能哆哆嗦嗦地咬牙坚持。  一九四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晚,装备精良的日军三十六师团一大队共一千余人,在一名李姓汉奸的带领下,抽出一个大队的兵力进攻广志山八路军后方总医院。在连续突破第一、二道防线后,气势汹汹地逼近总后医院阵地。  警卫连连长魏长奇低声对身边的二排长说:“传我的命令,我们的弹药有限,把敌人放近了再打。”  一抬头,见卫生员小仝、小杨悄然来到魏长奇的身边。魏长奇吃了一惊,眼一瞪,严厉喝道:“乱弹琴,谁让你们来的?你俩怎么没有随队走?这里危险,快赶大部队去。”  “怎么,我们就不能留下?这里需要我们。”小仝是个东北姑娘,说话爽快干脆,见连长吹胡子瞪眼睛的,也把粉脸一寒,和连长顶起牛来。魏连长一想也对,战斗开始后,不免有伤亡,有卫生员在,可以把战士们的伤亡和疼痛减少到最小程度,也就不再作声了。  二十八日拂晓,战斗开始了。  狡猾的日军先是动用大炮向我军阻击阵地一阵猛轰,一发连一发的炮弹拽着明亮的弧光落到我军阵地前和战壕里,猛烈爆炸后产生的气浪掀起一蓬蓬二米高的土柱。魏长奇急呼一声爬下,一手一个卫生员,将她俩紧紧护住。炮轰结束后,紧接着,密密麻麻的日军像蝗虫一样快速地沿小路两侧向总后医院门前阵地猛冲。  见时机已到,魏连长大喝一声:“打。”顿时,轻重机枪、长短枪一齐向日军开火。经过激烈战斗,很快打退了敌人第一波进攻。但警卫连二排的战士们,也伤亡了近三分之一。  利用这个间隙,魏连长命令战士们说:“快,抢修工事。”  还没等战士们把工事抢修好,日军又是一番更厉害的炮击,百余发炮弹一古脑倾泄在五百米长的阵地上。炮击刚结束,一群黑压压的鬼子便再次冲上阵地前沿。  “打,给我狠狠地打!”  魏连长亲自端起一挺轻机枪,探出半个身子,瞄准敌人连续射击。约莫二十多分钟后,敌人丢下数十具尸体,狼狈退下山路。魏长奇让二排长清点了一下人数,连轻重伤员在内,活着的战士也就只剩下十二、三个了,弹药也所剩无几。在这次冲击中,卫生员小杨不幸牺牲。魏长奇和二排长含着眼泪,面对牺牲的战友,摘下军帽,庄严地行了军礼,深深地躬下了腰。魏长奇抬腕看了看表,从医院撤退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十六个小时,确信医护人员和伤兵员们已经转移到安全地带。后山尽是悬崖峭壁,山高林密,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进出,几乎无路可走,不谙地形的日军,决不敢冒然进山。  二排长小声说:“我看这样不行,咱们把剩下的人集中到一块,死守住小路口。”  “对,能守多长时间,咱就守多长时间,守的时间越长,医护人员和伤兵员们就越安全。”  正说话间,就见小路口钢盔一晃,几个日本兵猫着腰,摄手摄脚地偷摸上来。魏长奇破口大骂道:“他妈的,这小鬼子也学精了,给老子玩上了偷袭。给我一支枪。”魏长奇可是特务团有名的射击高手,只见他从容不迫,沉稳冷静,一枪一个,一口气干掉五六个鬼子。日本军官气得哇哇大叫:“八嘎,继续炮轰,把八路的统统炸死。”随即,雨点般的拍击炮弹一颗接一颗地呼啸着倾落到阵地上,烟尘滚滚,硝烟弥漫。这番狂轰滥炸,可把魏长奇他们炸得不轻,几乎把阵地上所有残存的人,都用土给蒙住了。当魏长奇从灰土里扬起脑袋时,大群的敌人蜂拥而上,和战士们形成短兵相接。  “同志们,拚刺刀。”  魏长奇率先将冲进战壕的日军放到好几个。一个重伤员拉响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女卫生员小仝没有枪,死死抱住一个鬼子张口就咬,被鬼子一刀捅穿下腹部。倾刻间,仅剩的几个战士全部阵亡。李姓汉奸用颤抖的手指着魏长奇说:“太,太君,我认,认识他,他,他就是特务团一营三连连长魏,魏长奇。”  日军指挥官一摆手,说:“哟西,打枪地不要,抓活的。”  “喷,你还是中国人吗?”魏长奇像一头被激怒的雄师,瞪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死死地盯住那个姓李的带路汉奸,吓得他浑身哆嗦,直往日军指挥官屁股后头钻。  “小鬼子,想得美,老子宁死不当俘虏。”  突然,乘日军军官不备,魏长奇将步枪朝地下一竖,下巴猛地向刺刀尖上扑了下去......  “亲人们,你们一路好走!”  鬼子退出广志山后,附近村的村民们趁夜色从小路潜上山。  望着在广志山八路军后方总医院保卫战中英勇牺牲的我八路军指战员尸体,乡亲们放声大哭,为他们点香燃纸祭祷,齐齐拜伏于地,频频磕头不已。因在鬼子大扫荡期间无法用棺木厚葬英灵,只好就地取土,将四十二位八路军战士和当地民兵,掩埋在战壕里。    (后记:广志山俗称广志垴,又名中阳山,位于山西省黎城县上遥镇与襄垣县交界处,海拔1807米,这里曾是八路军后方总医院和被服厂旧址,总医院先后救治八路军伤兵员上千名,使他们合愈重返战场。呜呼,那些为驱逐日寇保家卫国而甘愿抛头颅洒热血,为新中国的建立献出宝贵生命做出卓越贡献的革命先烈们,永远值得历史的铭记和人们的怀念。为了缅怀先烈,铭记历史,1974年黎城县在广志山后方医院烈士公墓旁边修建了纪念亭,开辟了黎城县革命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8年又在原址上仿原貌重建了八路军后方医院旧址纪念馆。)   共 31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症诊断检查项目有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治疗癫痫较为专业的医院

上一篇:你还想要掩饰什么

下一篇:读诗10